<rt id="agkie"><optgroup id="agkie"></optgroup></rt>
<rt id="agkie"></rt><acronym id="agkie"></acronym>
<rt id="agkie"><center id="agkie"></center></rt><acronym id="agkie"><small id="agkie"></small></acronym>
<acronym id="agkie"><small id="agkie"></small></acronym>
分享
中新经纬>>原创>>正文

对话“云导游”:日收入最高3000元,直言“直播比带团累多了”

2022-05-19 20:54:21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5月19日电 (赵佳然)5月19日是“中国旅游日”。对于部分地区的旅游爱好者来说,出门欣赏美景可能已是奢望。眼下,在知名景区,出现最频繁的也许并不是游客,而是对着手机不停讲解的“云导游”们。

  随着旅游业进入受疫情影响的第三年,“云旅游”已不再是新鲜事,更多旅游从业者也从导游变成了主播。他们对自己身份的转换怎么看?中新经纬与“云导游”们聊了聊。

  “做直播比带团累多了”

  早上七点,张鸣按时开启直播,和粉丝们一起迎接西藏的日出,顺便分享自己的见闻故事。

  这是张鸣在西藏开启直播生活的第四个月。虽然之前作为导游已经积累了数年经验,但他感觉自己在直播领域还是个小学生。

  2017年,这个对西藏徒步旅行怀有极大热情的河北小伙,选择成为一名导游常驻于此。“我找了一家云南的旅行社,主要从事西藏旅游业务,而且主要是纯玩的小型团。我希望能和旅客们处成朋友,带着他们吃好玩好。”

西藏冈仁波齐风景 受访者供图
西藏冈仁波齐风景 受访者供图

  2020年疫情以来,西藏地区尽管病例较少,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也骤然锐减。张鸣坦言,最近这段时间是疫情以来受影响最大的时期。“我最近到景区都看不到什么旅游车了,很多同事也换了其他行业谋生活。”

  闲不住的张鸣,干脆辞了职自己找事做。2月,他开始尝试做专职主播,开着车在西藏各个地方跑,遇到好风景便停下来。渐渐地,他也积攒了一些“铁粉”,有人习惯了每天打开他的直播,就算他不说话也看。

  然而过了几个月,张鸣发现自己直播间的人数一直不高,反观其他许多职业主播的风格和自己大相径庭。

  “很多主播原先不是做旅游的,有人做民宿,有人是卖特产。此外很多主播每天只去知名景点,比如布达拉宫,每天说的话也大致相同,目的就是让平台给自己推新观众,流量上去之后再带货。但我会想要兼顾老粉丝,带他们看不同的风景,有时候也没那么多新鲜的话可讲。”张鸣说,目前自己收到的直播打赏大约平均一天100元,与饮食、油费等成本相比无法达成盈利。

直播中的张鸣 受访者供图
直播中的张鸣 受访者供图

  前不久,犹豫着要不要改变直播风格的张鸣和一位流量较高的“大主播”聊了聊。“对方说得很直接,如果直播为了赚钱,最好就像机器一样,在固定地点说固定的话,用景点自带的热度吸引流量。我想过要不要这样做,后来想想我可能还是不适合,太累了。”

  张鸣觉得,做主播比当导游带团累得多,旅游团况且有固定的路线行程,但直播必须自己每天思考怎么做、怎么调整内容、如何变现。“我想再试试现在的风格,如果实在不行就换个号,重新开始。”

  “直播收入不稳定,未来会兼顾线上线下”

  今年26岁的仁义,毕业后留在山西五台山做景点地接,他与25岁的爱人是一对导游搭档。疫情期间,夫妻俩看到有从业者从线下转战视频平台,便也学着用手机记录景点风土人情。如今,每天早上6点起床、8点到11点在五台山直播,已经成为了他们的日常。

仁义与妻子在五台山风景区直播 受访者供图
仁义与妻子在五台山风景区直播 受访者供图

  虽然身处同样的地点、面对相似的群体,但仁义仍感觉直播与线下讲解大不相同。“以前做线下时,一套词讲三年都没问题。但现在,我们直播间有四、五成的粉丝是老观众,所以必须要不停更替导游词,这样才能留住更多人。”仁义称,为了扩充知识储备,两人把有关五台山的书籍几乎买了个遍,网络上流传的故事也会加以琢磨。

  谈及近年转型直播后的收入,仁义坦言,直播打赏与线下工作的收入差异较大,不确定性非常高。“打赏少的时候一天100-300元收入,但如遇特殊相关节日,直播间的观众增长,且心态会更热情些,一天能到手2000-3000元。当然,这种节点并不常见。”

  做主播久了,仁义夫妇也总结出了做“云导游”的心得。“与观众的互动非常重要,许多人不仅喜欢看美景,还喜欢看我们两口子的生活状态。我们输出的也不光是冷冰冰的导游词,还会聊聊身边的事、谈谈人生态度等。以后如果线下团恢复正常了,我也不会再是以前那种带法,会坚持线上和线下结合着做。”

  业内:直播旅游商业模式还需打磨

  作为疫情之下兴起的新业态,直播式旅游正在被更多人所接受。

  “之前去故宫旅游的时候能看到很多主播,拿着手机逛景点,比线下讲解得还细致。后来我就把几个喜欢的主播推荐给了父母,让他们足不出户就能了解历史文化,像看电视节目一样。我感觉这种直播形式有营养、内容丰富,尤其适合不能外出旅游的人群。”谈及对云导游的直观感受,北京的王女士如是说。

  正值5月19日中国旅游日之际,全国各地也开展了旅游直播活动。5月18日,由惠东县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主办的云游惠东直播活动上线,当天总播放量高达255万人次,高峰在线观看人数逾54万。5月17日至23日,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开展为期一周的“文旅北京 云端绽放”线上直播活动。

  前不久,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发布的一项有2085名受访者参与的调查显示,74.8%的受访者会选择云旅游,84.1%受访者认为云旅游丰富了自己的旅游体验。

  受访者普遍认为,云旅游的优势是不用人挤人、排大队,轻松省心,也有观点认为其节约成本、选择景点更多样、能实时互动等。与此同时,也有许多受访者认为现在的云旅游很难做到代入感、沉浸感,且存在过度美化之嫌,并不真实。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一方面,直播旅游为大家开阔视野,未来线下旅游做参考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另一方面,直播旅游的弊端也显而易见。“正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互联网端看到的景色再美,人们也还需要在实际场景中拥有真实的体验感。”

  吴丽云进而分析,对于旅游行业来说,云旅游可以起到保持黏性的作用,但其商业模式还需再打磨。“云旅游促进了旅游公平、加深了观众对于景点的认识,但如何将这一形式更好地变现还有待探讨。如果商业模式还未成熟,那么这一形式未来应该会起到线下旅游的补充作用。”

  对于云旅游衍生出的消费,吴丽云指出:“如果仅直播介绍当地风景则无可厚非,但如果直播为线下旅游产品引流,比如游客到当地找主播带团,则会涉及到该主播有无相关资质、相关旅行社等机构是否有销售旅游产品的资质等监管问题。在涉及线下消费时,消费者们也需注意。”(中新经纬APP)

  (经受访者要求,文中张鸣、仁义为化名)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公司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责任编辑:常涛

(编辑:付健青)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报料邮箱(可文字、音视频):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彩票下载